“棋子”難變“棋手” “美臺建交”幻夢而已

海峽飛虹消息(記者 何婧)“美國在臺協會(AIT)”近日在官方臉書上傳了最新一集《請問發言人》系列視頻,發言人孟雨荷(Amanda Mansour)親自回應美臺能否“建交”的提問,她強調“嘗試改變現狀,會威脅這個穩定”。孟雨荷的表態對“臺獨”勢力策動“美臺建交”的動作踩剎車。

 

“棋子”難變“棋手” “美臺建交”幻夢而已

 

在中美競爭博弈復雜化的大背景下,美國將“以臺制華”作為圍堵中國的重要策略之一,再度激活臺灣地區的“棋子”作用。民進黨當局為了轉移執政壓力,緩解處理兩岸關系乏力的危機,選擇“倚美抗中”路線。美臺達成一定程度的“戰略共識”,美臺合作的頻次、層次都有所提升,雙方營造了“真朋友、真進展”的表象。美國還改變以往“迂回、間接、不著痕跡”方式,直接公開干預臺灣地區領導人的選舉,助力蔡英文的勝選。

 

2020年,“大選”前后,民進黨當局不遺余力地鼓噪“美臺關系史上最佳”,并在不同場合表達對美國的感謝。美國前國家安全委員會亞太安全主任,“美國在臺協會”理事莫健3月4日第八度赴臺,被外界解讀為美國在選后對蔡英文下指導棋,彪炳美助選功勞的同時持續加固蔡英文繼續抱住美國大腿的決心。美國眾議院也在同一天進行助攻,全票通過了又一個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惡法”——“2019年臺灣盟邦國際保障與強化倡議法”,簡稱“臺北法案”,意在強化臺美關系,包括幫助臺灣“參與國際組織及鞏固邦交”,“增強臺美經貿關系”等內容。

 

美國的系列操作無疑助長了“臺獨”的氣焰,使其頻繁釋出爭取與美“建交”的妄言。以新任臺立法機構負責人游錫堃為代表的“臺獨”分子游走于各種場合,表達“建交”訴求,部分“臺獨”分子甚至到美國白宮請愿網站發起參與“美臺建交”的聯署,要求美方“給個交代”。面對“臺獨”“脫序”的做法,美國完全不留情面地給予了拒絕,并且沒有留下一絲回旋的空間。

 

事實上,美國此前已經多次敲打過“臺獨”的升級做法,明確表明過立場。去年“美國在臺協會”前任理事主席、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研究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就曾公開致函“臺獨”組織喜樂島聯盟召集人郭倍宏,對其推動“臺獨公投”進行警示。“美國在臺協會”發言人也表示美國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作為,長期政策是不支持“臺獨公投”,以回應臺郭倍宏鼓噪“立法院”再修“公投法”以松綁“臺獨公投”的舉動。莫健也在此前的訪臺中直接拒絕游錫堃關于“美臺建交”的請愿,表示美臺應在現有框架下合作。

 

“棋子”難變“棋手” “美臺建交”幻夢而已

 

此次,美國再為臺灣地區的“棋子”地位定調,為美臺關系的深化發展劃設紅線,并且不留任何模糊空間,就是要明確告訴“臺獨”,美臺關系不是其可以進行政治操作的籌碼,美國也不是“臺獨”的“提款機”。臺灣問題只是美國的“棋戰籌碼”。由此可見,美臺之間也存在重要的“戰略分歧”。中美關系的良性發展對于美國的發展與穩定是至關重要的,涉及到內政、外交的層層面面,美國并不想使中美關系惡化到難以收場甚至要訴諸武力的層面。美國的戰略優先考慮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對于“臺獨”單方面、主動的“獨立”訴求及動作,美國是不支持甚至是反對的。美國不會為“臺獨”行為引發的后果或責任“買單”,為其提供安全保證。臺灣地區在美國的戰略“棋局”中只能被動順從,并不具有主動作為的能力。

 

“棋子”難變“棋手” “美臺建交”幻夢而已

 

或許是選舉勝利的喜悅沖昏了頭腦,或許是美國推出的“挺臺法案”釋出的錯誤信號,“臺獨”的激進行為已經偏離了美國預設的方向。近年來,美國國會確實推出一系列涉臺法案,此類修法的性質確實非常惡劣,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嚴重違背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但從具體的規定來看,法案存在較大的彈性與模糊空間,從法律效力上來看,大多屬于建議性而非強制性,并不存在執行的迫切性,最終是否實施還取決于美國行政部門的決策。因此,從修法的政治動機來看,美國恐怕更多地只是想借此對中國施壓,而非與中國決裂。另外,美國國會中一直都存在幾個親臺議員,像共和黨籍參議員賈德納、盧比奧與克魯茲等,中美戰略競爭升級與國內對華防范氛圍濃厚激活這些親臺勢力推動涉臺法案的能動性。“臺獨”也一直忙于游說美國親臺議員為其謀“獨”提供助力,但就目前的發展態勢來看,并不能搖動美國的整體對臺決策大局以及臺灣地區的“棋子”地位。

 

“棋子”難變“棋手” “美臺建交”幻夢而已

 

此次“臺獨”勢力顯然高估了美國挺臺的意愿,也低估了大陸“反獨”的能力,在這輪與美國互動的回合中,淪為了一廂情愿的“跳梁小丑”。顯而易見的是,“棋子”終不會變為“棋手”,但卻可能淪為“棄子”,甚至是“炮灰”。(特約作者 李雯心)

標簽:
亲朋棋牌为什么老是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