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劍:“中華民國臺灣”是新版“臺獨”論調

自2016年5月20日民進黨重新上臺以來,拒不接受“九二共識”,持續推動“臺獨”分裂活動,對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造成嚴峻挑戰。為給“臺獨”分裂活動提供法理支撐和擴大民意支持,民進黨當局精心設計出“中華民國臺灣”論述。事實上,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臺獨”論述,又對島內民眾具有很強的迷惑性。為有效應對“臺獨”挑戰,維護臺海和平與穩定,我們必須揭穿“中華民國臺灣”論述的實質與危害。

 

從“建立‘臺灣共和國’”到“‘中華民國’是臺灣”

 

為清晰說明問題,我們不妨將蔡英文當局的“中華民國臺灣”論述放置于民進黨成立以來的兩岸政策路線演化過程中考察。

 

眾所周知,民進黨1986年成立后不久,便走上了謀求“臺獨”的道路。因為秉持“臺獨”立場,民進黨一直否認一個中國原則。但為了緩解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也為了適應選舉需要,民進黨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杜撰出所謂“臺灣事實上已經獨立”的說辭,進而在1999年5月的民進黨全代會上通過了“臺灣前途決議文”,宣稱“臺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并第一次將臺灣與“中華民國”畫上等號,稱“臺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這套說辭的實質為臺灣是一個暫時“國號”叫“中華民國”的“國家”,即借“中華民國”的名義稱“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為此,有人稱之為“借殼上市”。

 

 

 

 

 

 

 

此后,民進黨進一步將臺灣與“中華民國”綁定,不但企圖拿“中華民國”“借殼上市”,而且力圖改變“中華民國”的內涵。2004年10月10日,陳水扁在“雙十講話”中說“中華民國就是臺灣,臺灣就是中華民國”。2005年8月2日,陳水扁拋出“中華民國四階段論”,即1912年至1949年是“中華民國在大陸”,1949年至1988年蔣經國去世是“中華民國到臺灣”,1988年至2000年5月李登輝下臺是“中華民國在臺灣”,2000年民進黨上臺后是“中華民國就是臺灣”。 “中華民國”一詞由此變成“臺獨”勢力分裂國家的工具和抵制一個中國原則的盾牌。

 

盡管民進黨杜撰出“臺灣是一個叫作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國家”“臺灣是中華民國”的說辭,但他們心里很清楚,“中華民國”與“臺灣共和國”之間存在著深刻的法理區別,單憑幾段論述很難彌合二者的裂隙。于是,民進黨進一步炮制出“要使臺灣成為‘正常國家’”的說辭。2007年,為配合陳水扁的激進“法理臺獨”路線,民進黨全代會又拋出“正常國家決議文”,提出“雖然臺灣已經獨立”,但卻是一個“國際關系不正常”“憲政體制不正常”“國家認同不正常”的“非正常國家”,只有改變這些“不正常”,才能使臺灣成為真正的“正常國家”,因此要早日“正名”(確定“新國號”)、“制憲”(制定“新憲法”)、修改疆界范圍,并且要“入聯”(以臺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由此可見,民進黨使用“中華民國”的稱呼不過是一時的權宜之計,最終目標仍是建立“臺灣共和國”。

 

從“‘中華民國’是臺灣”到“‘中華民國’臺灣”

 

2016年5月民進黨重新上臺后,拒不接受“九二共識”,堅持“臺獨”分裂立場,并在兩岸論述和稱謂上大做文章。早在2016年5月26日,時任民進黨當局行政部門負責人林全向立法機構提交的施政方針初稿中,曾三度使用“中華民國臺灣”稱謂。2018年以來,蔡英文也在多個公開場合將“中華民國臺灣”與“中華民國”、“臺灣”等混用。

 

或許是今年1月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的連任成功給民進黨當局帶來了“過剩信心”,或許是蓄意借外媒將其加速推進“臺獨”的意圖昭告世人,蔡英文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采訪時表示:“我們沒有宣布獨立的必要,因為我們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們稱自己是‘中華民國臺灣’”。蔡英文此番言論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僅遭到大陸的強烈反對,也遭到島內不少人士的批評。

 

縱然如此,蔡英文當局非但沒有鳴鑼收兵之意,反而變本加厲強化相關論述。宣稱“‘中華民國臺灣’是國際社會不可或缺的一員”,突出其“主權國家”意涵。臺灣地區“準副領導人”賴清德在兩度接受采訪時聲稱:“1911年創立的那個‘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經過一百多年的歷史,‘中華民國’已經在臺灣新生。”有學者認為,賴清德所謂的“新生”實則指“蛻變”:蛻變的第一層政治皮膚是1949年后,只有臺澎金馬的“中華民國”,這叫“中華民國在臺灣”或“中華民國是臺灣”或“中華民國臺灣”;蛻變的第二層政治皮膚將是蔡英文于第二任期內進一步在“去中國化”的道路上沿著“法理臺獨”要走的路程,因為蔡英文已經明確宣稱:“臺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

 

“中華民國臺灣”是刻意包裝的“臺獨”論述

 

民進黨當局強化“中華民國臺灣”論述,實質上是要從地理和法理上切割臺灣與大陸的關系,改變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是新版的“臺獨”論述,性質十分惡劣。

 

其一,將“中華民國臺灣”與“中國”并稱,凸顯“一邊一國”的立場。這一對應性稱謂的意涵是,“中華民國就是臺灣,臺灣就是中華民國”,“中國就是大陸,大陸就是中國”,偷梁換柱,進而將“中國”與“中華民國”并列起來。本質意涵是將兩岸定位為“一邊一國”,即一邊是中國,另一邊是“中華民國”。

 

其二,“中華民國臺灣”與李登輝的“兩國論”、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是一脈相承的。蔡英文繼承了李、扁當局“中華民國臺灣化”的“臺獨”路線,進一步完成了“中華民國”臺灣化的改造,在更大范圍和程度上實現“中華民國”與“臺灣”的“合體”。不過,與李、扁時期的“顯性臺獨”相比,蔡當局的“隱性臺獨”更具隱蔽性,往往打著“維持現狀”的旗號,給人以假象,具有相當的迷惑性、欺騙性。

 

其三,蔡英文當局提出“中華民國臺灣”,并不表明民進黨永久接受“中華民國”,只是基于“臺獨”策略考量暫時接受而已。一旦未來時機成熟,其勢必會推動“正名制憲”,建立所謂“臺灣共和國”。由此可見,“中華民國臺灣”貌似蔡英文號稱的“臺灣共識”,實則為狡猾的“臺獨共識”,無非是借“中華民國”之名,行“臺灣獨立”之實。從這一意義上說,“中華民國臺灣”是精致裝裱的“臺獨”論述。

 

其四,蔡英文在諸多場合將“中華民國臺灣”作為“國家稱謂”來使用,依照臺灣地區現行規定,這一更改需要經過一套嚴格的、高門檻的法定程序,在未經法定變更程序的情況下,“中華民國臺灣”從何而來?其“法源”與“正當性”何在?必須指出的是,“國號+地名=新國號”,實乃蔡英文當局的一大“發明”。從全世界的憲政實踐看,從來沒有類似先例。不過,蔡英文當局對此心知肚明,其故意混淆概念、渾水摸魚,最終和唯一的目的無非是在“中華民國”的名義下偷渡“臺獨”。

 

盡管海峽兩岸尚未統一,但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法理和事實從未改變,也不可能改變。大陸堅決反對“臺獨”分裂活動,絕不允許臺灣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臺獨”手法再“高超”,最終也逃脫不了失敗的命運。(作者為涉臺學者)

標簽:
亲朋棋牌为什么老是输